【登門造訪】介紹Reap共同創始人—Kevin Kang | Reap

【登門造訪】介紹Reap共同創始人—Kevin Kang

Jenny

6 min read

登門造訪】是一系列有關推動Reap前進、富有熱誠的團隊成員簡介。我們想了解他們為何加入Reap,扮演甚麼角色,以及如何檢視公司現況、展望未來。我們首先採訪了其中一位將理想變為現實的成員。

Kevin Kang是誰?

Kevin和另一位共同創始人Daren Guo代表着Reap的公眾形象。除了在公司網站上露面,Kevin還在雜誌Asian Entrepreneur、香港商業資訊平台Business Digest和主要廣播公司TVB等平台上回答問題,發表觀點。這些機遇雖然有助公司發展,讓Reap的名字呈現在公眾面前,但並不能讓人真正明瞭Kevin和Daren對公司的前瞻,眼前有何挑戰和吸引力。我們希望Kevin的分享能帶領我們思考以下問題—Reap的下一個目的地在哪裡?

Reap是如何開始的?

Kevin說,他在2018年發現自己想創辦一家公司。他有銀行、投資和交易的背景,條件得天獨厚。這些經驗加上在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MBA學位課程中獲得的知識,Kevin明白中小型企業在建立和發展業務時面臨的難題。Daren在Stripe工作時也了解到這些困難。兩位創始人由此意識到他們已找到自己的小眾市場(niche market),而他們創業的基礎是為中小企便利信貸。Kevin表示,傳統融資領域尚沒有人真正聚焦在這些難題上,關注核心問題。通過這樣的敘述,Kevin表明他和Reap完全理解傳統信貸供應商怎樣窒礙那些勇於創新和規劃完善的企業。

現金流是中小企的生命線

Reap協助剛起步的從商者善用已有的信貸空間,而非為他們提供某程度上弊多於利的融資機會。Reap為中小企提供急需的生命線—現金流。在此斷章取義地引用卡爾·馬克思的一句話:「沒有使用過的資本根本不是資本。」通過幫助中小企業家使用信用卡支付業務費用予本來不接受信用卡支付的業界人士,Kevin和Reap促使新晉企業家跨越業務初期的致命路障。

Kevin指出,雖然許多團體優先考慮中小企,並承諾放寬限制,讓中小企邁向自給自足,實際上中小企、銀行家和政府語言不通,「雞同鴨講」。中小企被一套適用於所有企業的規則所束縛,意圖和行動之間往往存在脫節。問題的根源在於彼此缺乏理解。政府、監管機構和銀行家都只着眼於風險與回報的差距上。換句話說,這些機構的融資決定和風險承擔應該相等於投資帶來的回報。然而,中小企通常沒有甚麼收入來源,只能承諾前景一片明朗,回報豐厚。因此,機構普遍認為風險回報比太大。銀行不願出現壞賬,政府和監管機構也不願讓金融體系面臨破壞甚至崩潰的風險。因此,中小企面臨的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不能單靠修補體制解決。這是一個現實生活中的兩難局面。中小企提供精彩創新的想法作為資本,而銀行和其他機構則尋求真正的金錢回報。中小企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資本/現金流,才能夠把夢想化為殷實的回報;銀行亦期待看到這些真實的回報,及後才願意提供信貸。

美國拜登政府新任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很簡潔地形容這個困局:「獲得資本的機會對所有企業都很重要,但對初創和剛起步的企業來說更必不可少,因為它們往往缺乏足夠流動收益以增加就業和內部營運的資金。」

Reap的商業模式

Reap的商業模式以一種簡單而優雅的方式解決了這個難題。Kevin指:「這個市場很新,而且是個小眾領域,法例監管直截了當。」根據《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AMLO),經營貨幣兌換或匯款代理必須先向香港海關申領有關牌照。可是,目前除此以外便沒有甚麼其他要求。然而,這並不意味着企業可以走捷徑,無視良好作業方式。Kevin說:「即便我們還沒有受到監管,也無阻我們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

更重要的是,優雅的商業模式使Reap能夠專注於客戶而不拘泥於管理。Kevin續說,在成立Reap時,他和Daren並不想從事一個技術領先於金融的領域。事實上,當Kevin和Daren推出他們的產品時,他們在FaceBook上刊登廣告,闡述他們可以為中小企做什麼,並提供Kevin所說的 「登門拜訪」(drop by)服務。他們通過面對面的討論跟進客戶需要,不僅讓客戶確信產品的實用性,更讓他們服信產品的安全性。就是這樣,Reap建立了一個客戶網絡—他們深信自己需要該產品,同時也信任這家剛起步的公司及其創始人。

Reap的成長

隨著業務增長,技術也隨之提升。Reap轉向自動化服務,目前在越南擁有一支由編碼員和程式師組成的專業團隊,他們都敬業樂業、滿腔熱忱。在過去的12個月裏,業務節奏加速,以自動化為核心的線上模式也逐漸跟上。就這樣,憑藉在香港和新加坡的16人小隊的勤懇工作,Reap已經處理了超過10億美元的支付業務,現正展望將來。

2020年8月,Kevin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希望走得更廣。我們從熟悉又痛苦的事情開始,比如獲得支付和現金流。我們希望進一步展示價值,然後進入貸款、收款、會計和費用管理。」這意味着,明年客戶可能要重新評估與Reap的溝通方式,通過軟體收取回報。今年,Kevin對 Reap計劃發行自己品牌的信用感到卡相當自豪。當然,尚有挑戰需要克服。被問及這種商業模式的擴張將如何影響Reap與現有網絡之間的關係,例如最近的合作夥伴Stripe,Kevin解釋:「如果Reap的任何一項服務似乎擴展到另一個合作供應商的領域,都將疊加在該供應商提供的服務之上。這樣一來,合作關係將繼續下去,不會變成競爭。」

Reap的理念

金融科技公司在尋求發展的過程中,明顯地面臨一個重大問題:協助客戶避免沉重的、有時並不必要的監管。正如Daren同樣在2020年8月的訪談時所說:「我們是銀行發展業務的途徑。他們提供資金的配置,而我們則進行分配。」如果銀行撤回支援,又或者試圖進入同樣的企業領域,吸引金融科技公司的機會就會消失。不過,對於類似Reap的公司來說,令人鼓舞的是,那些步步為營試圖侵佔其市場的銀行,明顯沒有改變當初創造這些市場時秉持的保守心態。有句老生常談叫「給豬塗口紅」—意即企圖把本質醜陋的東西包裝、美化,但終究徒勞無功。像Visa這樣的公司,他們更明智的做法是支持金融科技公司為市場帶來天賦和活力,而Reap也與之合作。這樣的話,發展成熟的公司便獲得進入新市場的機會,亦不必硬着頭皮改變其既有的公眾形象。像Reap這樣的金融科技公司帶來了互信的客戶關係。更具前瞻性的成熟公司樂於通過合作關係從中達到雙贏,樂於讓信譽良好的金融科技公司保持其獨立性和市場份額。

我們遂向Kevin提出,若果以Reap為例的初創金融科技公司按照其管理層心目中的理想景象一直壯大,可能會引起PayPal等公司的注意。後者與其他成熟的金融業促進者可能會認為「新丁」構成了威脅,並試圖排擠他們。又或者,成熟企業會走蘋果、微軟和FaceBook的路線,乾脆將其收購。Kevin似乎對此不以為然,他說:「與更成熟的公司相比,Reap現在和將來都會更加注重軟件。」事實上,Kevin對Reap的擴張計劃持樂觀態度。Reap正着眼於亞太區的新板塊,如澳洲,而Kevin對前途繫於亞太區的信念堅定不移。他承認疫情帶來不確定性,但明確表示Reap將成為亞洲大陸的一股力量。Kevin形容香港和新加坡是亞太區和全球金融領域的「希望燈塔」,並堅信兩地都會迎接輝煌的未來。

Kevin對他和Daren在Reap建立的團隊理所當然的引以為傲。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在香港這個充滿活力的城市,Kevin發現要找到熱衷於Reap從事業務的潛在同事並不難,很多人卻急於求成,想立即得到承諾的回報而另謀「出路」。他們不願承擔加入創新進取的初創企業之風險,就像銀行提供信貸額度時一樣對任何風險避之則吉。因此,Reap團隊的每一位都通過了Kevin的測試:勝任工作、充滿熱情和接受冒險。這些字句也同樣代表Reap的策略計劃。

未來走向

有趣的是,同樣是在2020年8月,一家可以被視為Reap競爭對手的新公司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同行的金融科技公司需要專注於下一個層次的創新,否則24個月內我們都會被淘汰。」與Kevin的訪談中,他清晰地表露出他和Daren均追求卓越,不會安於現狀,滿足於目前的成就並打算就此止步。儘管Reap的成就已然令人印象深刻,Reap顯然不僅提升到下一個層次的創新,更邁向下一個概念。這種渴求進步的心態令人矚目,亦教人鼓舞。為配合推出Reap Card,品牌專家團隊正在努力工作,為Reap進行品牌重塑—作風與Daren家桌子上的草圖和練習稿截然不同。

無論Reap在接下來的一至兩年裏變得多龐大、多成功,Kevin都堅守初衷。他和整個團隊都意識到,不論採用哪種商業模式,必須保持當初得以讓Reap起步的中小企為工作核心。正如Kevin所說:「我們希望為客戶帶來怎樣的想象?我們希望他們得以想象自己的規模比實際更大。」

Kevin續說,面前還有很多可能性。接下來這幾年他和Reap的同事們顯然將會經歷一趟有趣的旅程。他們無法鬆懈倦怠,因為金融和金融科技的世界正在發生變化,而且變化正在加速。同樣清晰的是,改變思維、革新這些領域的保守觀念,就是Reap團隊的目標和方向。團隊完全支持Kevin和Daren以及他們的志向。正如討論品牌敘事的Hazel所說,「我們的目標是致力為中小企業帶來遠大的理想和目標。」

值得自豪的是,Reap的成功建基於讓企業得以想象自己的規模比實際更大,以宏大的志向推動小型企業繼續前行。我們擁有優秀的員工和合作夥伴,但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的進步來自於為您竭誠提供最佳解決方案,並消除您前路的障礙,與您攜手同行、邁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