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佔先機】支付行業發展迅速 呈現五大趨勢 | Reap

【搶佔先機】支付行業發展迅速 呈現五大趨勢

Martin

1 min read

新冠疫情為全球的經濟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銷售、貿易、外匯等市場無一幸免:印度在4月份沒有錄得任何汽車銷售數字,泰國的旅客人數與3月份的前一年相比下降了78%,新加坡的建築業在2020年第二季度收縮了45%,而其整體經濟下降了13.3%。然而,支付行業對這些市場波動非常敏感,並即時推出經濟救濟方案和與不同銀行的合作方案。所以我們能預計的是,新冠疫情讓網上支付行業擁有了龐大的發展空間。因此,Reap為你總結了McKinsey & Company在2020年底發表的報告:Global Banking Practice: The future of payments in Asia,讓大家我來看一下亞洲地區的支付行業,在未來有什麼發展的趨勢:

  1. 非接觸式客戶 
  2. 電子支付企業普及化
  3. 無現金化經濟
  4. 跨境支付更方便
  5. 整合支付行業
  6. 行業參與者考慮範疇
  7. 總結

亞洲支付行業的五大重整

McKinsey & Company將疫情之下的改變總結為“5C”,分別是非接觸式客戶 (Contactless customers)、電子支付企業普及化 (Connected commerce)、無現金化經濟 (Cashless economy) 和跨境支付連繫 (Cross-border linkages)。以下為每種重整的詳情:

(1)非接觸式客戶 (Contactless customers)

在疫情的影響下,衛生問題成為了消費者首要的考慮條件,他們渴望尋求非接觸式的替代品,支付服務也不例外。即使總支付額在疫情期間下降,非接觸式用戶群的增長高達20%。此外,我們預計70%至80%的新用戶會繼續長期使用這些新的支付模式。同時,報告預計到2025的時候,電子錢包的使用人數將會增加一倍以上,超過20億。同時電子錢包將會成為首選的支付方式,次選為信用卡。雖然亞洲地區仍然是全球最依賴現金的地區,但是電子錢包和二維碼的興起將會加速現金市場的轉移,尤其是在新興市場,非接觸式銀行卡在亞洲發達地區擁有推動電子錢包的作用,如手機支付平台 (Apple Pay, Google Pay等)。而更適合大眾市場的二維碼,也較容易於新興市場發展。當前的付款方式(例如信用卡)很可能會被電子化,並以電子錢包為首要取代的工具。

賬戶轉賬亦顯示明顯增長,尤其是在亞洲發達地區。實時支付的出現將有助於推動這一轉變,並導致儲值錢包的使用逐漸減少。由於資金可以在需要時直接從銀行賬戶中提取,這對銀行來說是一個額外的好處。隨著發達市場中數碼生態系統(如南韓的Kakao M)和大型科技公司(如Google和Facebook),在用戶體驗和功能性上具有絕對的優勢,讓消費者願意將他們的銀行賬戶和信用卡連結到這些平台上。相比之下,銀行憑著他們的信譽和龐大的現有客戶群,被視為新興市場中最合適的支付供應商。隨著實時支付成為常態,與非銀行提供商相比,銀行將具有更多優勢。

一般來說,亞洲客戶一直保持足夠的經常賬流動性以進行不同的實時交易。然而,隨著實時支付和電子錢包減少了匯款的阻力和時間,客戶可能傾向使用單一電子錢包進行付款,並謹慎地選擇銀行的經常賬戶口。這將迫使銀行重新考慮經常賬戶口的定位,否則有可能損害經常賬戶/儲蓄賬戶的比率。例如,其他地區的銀行已經開始進行重新整合的過程,通過不一定與金融服務相關的增值功能(例如,足球比分更新和視頻精彩片段)來吸引經常賬客戶。

(2)電子支付企業普及化 (Connected commerce)

支付電子化普及使不少企業(如醫療保健和物流),逼切地需要遠程支付的功能和現金以外的收付方式。企業需要進行根本性的改變去迎合支付方式的轉變,脫離傳統商户折扣率 (MDR) 在交易上的地位。企業期望支付平台能夠協助他們管理和增長業務。因此,商戶銀行正與軟件機構緊密合作,讓企業能擁有一站式的服務,並為不同企業的需要和規模客製服務。未來五年內,推動商戶採用數碼支付技術的重要因素將是更低的MDRs、更快的資金結算和更方便的服務。

由於MDRs的下降,發卡機構將會承擔比例過大的定價壓力,同時隨著新的生活方式和商業模式的出現,商戶銀行業務將發生重大轉變。商戶銀行將需要應對MDRs的下降,特別是在離線環境下;87%的受訪者估計MDR下降20%或更多。這將促使商家從單純的支付處理擴展到鄰近的增值服務,如對賬、借貸和存款。這些鄰近的服務可能佔商戶銀行收入的50%以上。較低的MDR和較快的結算速度將吸引小型商戶採用。而全球專業商戶銀行和本地傳統商戶銀行之間的競爭,可能會在中小型企業以及在線商戶銀行方面加劇。儘管銀行擁有相關的產品系列,並經常通過存款和貸款等日常銀行服務建立大型商戶關係,但商戶銀行在建立軟件方面較為擅長。


在未來五年,McKinsey & Company預計在亞州地區的電子支付服務將會普及到90% - 95%的商戶,尤其是在這個網上交易越來越普及的時代。

(3)無現金化經濟 (Cashless economy)

在過去的十年,現金的使用率在發達西方國家下降了約30%(由起初的55%計算),這讓我們能預計在亞州的現金使用率將會逐漸下降。當然,以不同方式替代現金,於亞洲仍然處於較早的階段。從其他的國家經驗可見,我們需要增加電子支付的方便程度和收入機會,才能取代現金,成爲主流付款工具,但在可見的將來,現金並不會完全消失。當現金不需要再受依賴的時候,自動提款機的使用率預計將會有一定的下降。但即使過去十年現金使用量下降,自動提款機在整個亞洲的使用量增長了16%。然而,雖然電子貨幣作爲現有的一種投資工具,幾家中央銀行也開始嘗試發行的數碼貨幣 (CBDC),可是報告中三分之二的企業都表示,在五年内也不會接受電子貨幣作付款工具,這反映距離電子貨幣普及化仍有一定的距離。

正如目前的環境給了亞洲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來減少對現金的依賴一樣,越來越多服務的數碼化也將刺激實體基礎設施的發展,預計分行和自動提款機的分佈將減少20%以上。隨著對現金需求的減少,銀行能通過提供本地清算和結算,為數碼貨幣扮演服務提供者的角色。

(4)跨境支付連繫 (Cross-border linkages)

跨境收入一直是亞洲持續支付增長的主要貢獻者,在2011年至2019年期間平均每年增長6%。亞洲的跨境支付,一直受到結算時間長和成本高這兩個挑戰的困擾。雖然超過70%的專家認為像單一歐元支付區 (SEPA) 這樣的區域性基礎設施,將有利於東南亞國家聯盟 (ASEAN)。

然而,ASEAN卻對其執行力持懷疑態度,所以就產生了一系列的雙邊協議(例如,NETS與NPCI)。此外,跨境支付服務提供者可以通過提供全面的跨境服務,例如我們很快就能看到一個新加坡發行的電子錢包,用來在雅加達或曼谷掃描和支付餐費。

(5)整合支付行業 (Consolidation)

亞洲的支付行業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程度的發展,因而整個亞洲市場非常碎片化,例如僅在東南亞就已經頒發了150多個電子錢包許可證。儘管這樣的環境有利於早期的創新,但當需要規模和普遍性時,此環境可能會削弱市場結合有限數量解決方案的能力。 隨著COVID-19期間風險資本的吸引力下降,現金流為負的獨立公司將面臨艱鉅的挑戰。資金雄厚的公司,包括銀行和大型科技公司,均應有機會在市場中整合,並採用特別創新的解決方案。 這次淘汰可能會為市場帶來額外的好處,能收窄多餘的市場容量。目前成功對B2B服務的支付平台,包括美國的Stripe和歐洲的Adyen和Worldpay,這些公司能成爲當地支付行業的領先企業,成功脫穎而出;相比之下,亞洲還沒有能夠領先的支付行業。

四大行業參與者所考慮的要點

(1)銀行

作爲支付行業長期的領導者,爲了保留銀行自己在行業中的地位,它們必須重塑營運方針:採用成熟思維、定立引人注目的市場定位以及建立支付行業生態版圖,以捍衛當前職位和深化夥伴關係。當中銀行能為支付服務建立新的價值定位,設計以用戶為中心的一站式付款體驗,例如虛擬卡等產品。現有的銀行手機應用程式,亦可以升級到類似電子錢包的功能。


信用卡作爲不少銀行的收入來源,銀行絕對應重振信用卡的盈利能力。科技亦能幫助銀行建立忠誠計劃和新的市場定位,並應密切考慮通過技術投資、合作夥伴關係或收購,以進行下一階段的增長。金融機構必須投資新技術,例如生物識別技術、人工智能和區塊鏈測試,並重整客戶的付款流程,技術投資應被標誌為銀行未來的主要推動力。

(2) 電子錢包服務商

在未來,電子錢包服務商不但要建立規模,還要確保服務能夠長久地留住客戶。除了建立引人注目的產品價值定位,電子錢包提供商應努力增強商戶的支付能力,確保產品為持份者創造價值,並促進市場更大的包容度。它們可以建立完整的支付平台,通過提供自身或第三方服務。

為了加速獲得投資回報的速度,電子錢包提供商可能會尋求超越純支付服務的貨幣化機會,例如是跨金融服務(保險)、商戶服務(中小企業貸款)和數據服務。隨著電子錢包市場變得成熟,許多市場參與者將面臨收購或被收購的決定,資金和市場份額有限的電子錢包供應商可能會考慮與規模更大的參與者合併。

(3)商戶銀行

商戶銀行營運者必須使它們的產品保持創新,以擴大數碼支付在市場上的接受度,尤其是在整個亞洲的中小企市場。營運者還可以通過投資開發不同渠道,例如以技術為主導的解決方案,來贏取市場份額。這些方案容許小商戶能在網上享受支付服務,並且提供更多數碼支付方式,以確保覆蓋客戶所需。小商戶或許能擴展到新的支付渠道,從而結算更快,以滿足許多小商戶的日常營運資金需求。

營業規模對收單業務營運也至關重要,因為規模可以使成本減低,從而進一步確保有吸引力的商家參與。要產生每年20億到30億次交易量,可能在大多數亞洲市場中並不可行,所以更說明了探索國際合作的必要性。通過建立跨境合作夥伴關係,全球和本地商戶銀行營運者均可受益,包括合作或合併,以擴大規模,以及具有本地許可和市場知識的技術,以實現更成功的國際支付。

(4)銀行及監管機構

各國政府及其監管機構通過制定激勵措施,改善基礎設施,促進競爭,在構築國家對數字經濟的抱負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促進競爭的一個關鍵是確保公平的競爭環境。各國政府在實現這一目標方面處於獨特的位置,無論是通過建立公共支付渠道還是建立基本規則以提供對私有支付系統的公平性。考慮到中期可能會推出新的支付系統,這一作用尤其重要。

監管機構可以通過制定議程來實現互操作性,從而發揮重要的召集功能,特別是在幾個國家引入並加強新型實時支付基礎設施的同時。這將實現區域支付系統中數碼化採用的目標,從而有望加速數碼化採用。

考慮到跨境能力的重要程度,各地區夥伴的參與尤其重要。政府應評估地區合作夥伴關係(如創建類似於SEPA的理事機構),以促進一體化的實時跨境支付。即使在各地區的利益未完全一致時,解決雙方的難處也會使各方受益。

總結

2020年的疫情重置了亞洲,甚至全球支付生態系統。本報告中所提及的“5C”,將會塑造亞洲支付行業的未來。整個支付行業的參與者將需要採取許多行動,包括傳統銀行和金融服務公司,新的金融科技挑戰者,以及鄰近行業(如大型技術和電信)尋求擴張途徑的老牌公司。毫不誇張地說,一個價值萬億美元的機會已經來臨,問題是這些收入將如何分配,就要看各個參與者的做化了。